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女公务员的婚外情自述]
[女公务员的婚外情自述]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大香蕉,大香蕉网,伊人在线大香蕉,大香蕉网站]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女公务员的婚外情自述
 
                (一)
 
  曾经,我绝对不相信婚外恋这种事情会与我有关。
 
  我出生在书香门第,家道虽已没落,但父亲对我的家庭教育却历来是十分严 苛,以至于所有人都认为我应该是绝对传统的。
 
  但如果有人把“轻薄桃花逐水流”来比喻成女人,我却肯定是不会反对的。 时间总在不经意中过去,当我从一个黄毛丫头长成一个亭亭少女时,我总是在朦 胧在渴望着什么,当电视剧《上海滩》上映后,我就被饰演许文强的周润发迷得 一塌糊涂,我开始在各种媒体中关注他,偶尔在街上的某个地方看到他在海报上 微笑或沉思,我总是抑止住不住地抨然心动,也总是痴痴地留恋不舍,这个习惯 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改变。
 
  当我彻底明白我不可能嫁给发仔时,我的周围也早已有了一群喜欢我的男孩。 曾以为自己会有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可现实的一切却偏偏没有什么悬念,丈夫 凯文是我的大学同学,斯文而清秀,当他在所有追求者中频频向我献殷勤并坚持 到最后时,我也终于将自己的手交给了他,虽然我并不是很喜欢他。
 
  然后便是男欢女爱,结婚生子,他在医院搞行政,我在机关弄宣传,平淡的 日子象水一般静静地流淌着。有时,我坐在化妆桌前,看着镜中清秀的容颜,竟 会暗暗垂泪,我为自己惋惜,一个三十岁还不到的美丽女人,怎么就过着这么平 淡的生活;我甚至会后悔嫁给凯文,尽管我一直为自己的这种后悔感到可耻。垂 泪也罢,后悔也罢,家庭生活的富足无忧以及父亲言传的相夫课子却让我常常打 消自己种种不安分的念头。
 
  如果每天就这样朝九晚五,就这样一如既往,我也许一辈子会是个纯洁安宁 的女人,但生活却象个神秘的万花筒,轻轻地一转便会有很大的不同。
 
                (二)
 
  张炜是我们这个城市的英雄,他是公安局的刑警队长,今年三十六岁,因为 连连侦破了几个棘手的案子而被人们广为称诵,听说一些匪徒一听他的大名都会 闻风丧胆,我只在电视和报纸上看到过他,对他有一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感觉。 
  这一天,因为我们单位要搞一个向英雄张炜学习的活动,为了让活动搞得有 声有色,科长派我去公安局搜集有关张炜的先进事迹。到了那边,见到张炜本人, 我发觉他没有我想象的那样沉默刚毅,象牙色的皮肤透着健康的光泽,眼睛不大 却神采奕奕,中等个儿,整个人看上去俊秀亲切,笑起来时两个酒涡有着一种孩 童般的率真,他一个劲地说他其实也不过是尽了一个警察该尽的义务,没有人们 说得那么神。他再三的推让,我只好找其他人,幸亏他办公室的陈英帮忙,跟我 们说了好多他智斗歹徒、智破案件的事,听着那一个一个惊心动魂的故事,我几 乎无法将眼前这位笑容可掬的人跟那个三把刀架在他脖子上都临危不惧的人联系 起来,我有一种坠入梦中的迷惑,这样的事我以前只在电影电视小说里看过,没 想到这样的事就发生在我身边的这个城市里,当我再看张炜的时候,一种异样的 情愫在我心里暗涌,我居然以工作之名要了他的呼机和手机号码。
 
  也许是出于我自身的好奇,我跟科长提议,为了让我们单位的同志更好地有 向英雄学习,学习他一心扑在工作上,有必要进一步地了解一下他的家庭,科长 欣然同意了我。
 
  我拨通了张炜的手机,可他却似乎不太乐意我们去他的家,在我的一再要求 下,才约我们星期天上午九点去。短短的几天等待,我觉得分外的漫长。
 
  星期天,我一改往日睡懒觉的习惯,起了个大早,我穿上我最喜欢的浅紫毛 衣,系上啡色的丝巾,在镜子前照了又照,觉得自己唇红齿白很有女人味,才跨 上小坤包,和事先约好的同单位的小施一起来到张炜家。
 
  他家住在郊外,一个蛮偏僻的地方。进入他的家,我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不大的两室一厅,看起来很简陋,除了一台二十九寸的彩电和一台普通的VCD 外,
 家里几乎是家徒四壁,他女儿约莫十岁左右在桌子前做着作业,他系着花围裙正 在晾一大盆的衣服,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女人坐在轮椅上,眉目清秀,在阳台上 看着他晾衣服,阳光照在她的脸上使她看起来有一种宁静柔和的光辉。
 
  他的妻子招呼我们坐下,他的女儿娴熟地为我们倒茶,我们刚刚坐下来,他 的呼机却响了,他回了个电话抱歉地对我们说城郊出了点事他得去看看,他妻子 温柔地点了下头,他临走时摸了下妻子的手,很快地下了楼。我们开始和他的妻 子交谈起来,我们这才知道,他们夫妻是青梅竹马,她本来在新华书店当售货员, 他虽然工作繁忙,但他们夫妻恩爱,女儿可爱,但三年前一个雨天她去接女儿的 时候不幸出了车祸,那辆该死的卡车碾断了她的一条腿也差点碾断她的命,她在 无奈中渐渐半身瘫痪,很长一段时间内她寻死觅活地要跟他离婚,但他怎么也不 答应,除了工作,他的时间都化在照顾她和女儿身上。说起这些的时候,她的泪 水止不住地流,我和小施你看我我看你,禁不住地热泪横流。
 
  出了他的家们,我知道,这个乐观坚强、善良优秀的男人就象被风吹过的种 子注定在我的心田里生下了根。
 
                (三)
 
  后来,我和张炜的接触变得频繁,渐渐地,我们都已把对方视为异性知己。 我们单位的这个活动也因为我的全力以赴获得很大的成功,单位的同事都说这样 一个热爱生活、热情重义的英雄是令人敬重的,为此我也受到了领导的表扬。 
  此后不久,科室搞聚餐,我们特意邀请了张炜,席间,推杯换盏,我们频频 向他敬酒,他也不推辞,一杯又一杯,豪爽得就象东北土坑上喝酒的汉子,红着 脸也不多话,两个酒涡在灯光下不停地跳动着,这一刻,我看着眼前这个好男人, 心里是满满的感动,茫茫人海,人心浮躁,男人女人都在形形色色的欲望里挣扎, 而他却以博大的胸怀善待残疾的妻子,以饱满的热情对待繁忙的工作,并且是那 么的出色,我忽然明白这个男人才是我一生都在找寻的人!
 
  糊思乱想间,大家都要散席了,看着他摇晃着和我们科长握手道别,我不禁 担忧起来,正好科长对我说“小陈,你去过张队长家,你送送他,他喝了不少酒。” 我想这个机会正是我求之不得的。
 
  在坐着的士离他家约还有一里多路时,我问他:“要不要下去走一段路?这 样也许你会舒服一点。”他听话地点了点头。
 
  四月夜晚的风凉凉地吹在身上,我却分明感到了一种暖暖的温馨。我们似乎 说好了似的一起走进了路边的林荫里,我的心竟如初恋的少女般恍惚,四周是那 样的静,我能清晰地闻到他身上重重的酒味,他一不小心踩着了一颗石子,一个 踉跄,我赶紧拉了一下他的手,没想到他居然站在那里,一下子抱紧了我,我被 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不由我分说就深深地吻住我, 夜色中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我感到他的呼吸越来越重,他雄性的欲望越来越膨胀。 
  “小陈”,他一边吻我一边喃喃地说:“我没有别人说得那么神圣,我太苦 了,我需要女人,一个真正的女人。”
 
  在他的狂热之中,我感觉湿湿的东西滴在我的脸上,他在哭泣!一时间,我 对这个男人有着无限的疼惜之情。“我懂你”,我轻轻地抱着他说:“你过得太 苦了。”
 
  我一任他亲吻我、抚摸我,我的胸部开始兔子般起伏,丈夫和孩子在我脑海 里潮水般退去……
 
  这个时候一辆疾驰而来的轿车长鸣着照过来,我们在惊恐中分开了,定下神 来,他连连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走过去用手捂住他的嘴,轻轻地摇了 摇头,他感激地看着我,拉着我的手来到避近的一丛树林边,听着树叶在风中沙 沙的声响。
 
  他开始对我诉说他这几年来的艰辛。他妻子瘫痪后,下半身已没有知觉,邢 警的工作常常忙得晨昏颠倒,回到家里,妻子大小便失禁是最让他烦心的事,为 此他的工资一大半都化在了买“尿不湿”上,夫妻生活早已是名存实亡,女儿还 年幼无知,他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挺过来的。夜深人静,他的每一句话都 让我震动不已,分分秒秒象风一样吹过,这时我包里的呼机响了,不用看我知道 是丈夫打的。他抱歉地对我说:“今天真不好意思,你送我我却……我真不是东 西!”我从容地握住他的手说:“你什么也不用说了,我喜欢你,从见面的那刻 起!你多保重!再见!”转身离去时,我不知身后的他该是什么样的表情?从小 到大,我一直被众多的男生喜欢追逐,我也从未主动对一个异性表示过感情,而 今天,今天却例外,我感到有一只快乐的鸟正从我的心里飞出来,飞向这无边的 夜色。
 
                (四)
 
  与张炜分别快有两个月了,这段时间来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情到深处人 孤独”我想着那晚他失态的亲吻与温柔的抚摸,想着他滴在我脸上的热泪,想着 他生活的艰难,我痛惜着他的痛惜,当我听到他被光荣地当选为人大代表时,我 又骄傲着他的骄傲,没有人知道我的每一个毛孔都在想着他,我开朗欢喜的外表 下是无限的落莫,就象一首歌里唱的:“在乎的人始终不对”,我爱的人总是和 我隔着千山万水。
 
  我心神不宁地想着他,焦燥和困乏伴着我。凯文并没发现我的变化,他的空 闲时间虽然很多,但多半会和他的那帮哥们喝酒打麻将。由于他睡觉时鼾声太响, 从我们有了儿子开始,我就带着儿子和他分房睡。如今儿子五岁,也搬到了自己 的小卧室,这使我有了自己的私人空间。
 
  夜晚,凯文也常常把我抱到他的卧室跟我做爱。早晨我做早饭,他送儿子上 幼儿园,看起来我们平淡的生活什么也没有改变。
 
  这一天我接到张炜打给我的电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问我能不 能去他家帮个忙。我高兴得不知所措,挂了电话后飞快地回到离单位不远的家里, 手忙脚乱地挑选最喜欢的夏装:一件收腰的淡粉色衬衫和一条及膝的乳白色一步 裙。
 
  踏上他家的楼梯的时候,我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 那么紧张。
 
  进了他家的门,我看见他的头发乱糟糟的,脸黄黄的,椅子上床上桌上堆满 了衣服、书报、方便面袋等东西,我说:“是不是发生了世界大战?”他说: “陈莉,我妻子带孩子去了她妹妹家过暑假了,我连续三天执行任务,太累了, 帮我整理整理,好吗?”
 
  我看着他点点头,系上围裙就忙开了,我也奇怪我在帮他做家务的时候就好 象这根本就是我的家,我一点点地收拾,又洗又擦,他在旁边不声不响地帮我递 东西,一切收拾停当,他说:“谢谢你!”
 
  我望着他笑着:“小子,还没完呢!”他听我这么说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我看已经不错了呀!”我说你坐下,他乖乖地坐在椅子上,我拿来毛巾给他围 在脖子上,给他倒上洗发水,我说:“你头发太脏了,我给你洗洗。”
 
  他说:“这怎么好意思呢?”我说:“你不好意思怎么让我给你做家务呢? 乖乖的,不动哦!”他不再推辞,我轻轻地给他搓洗着,他的头发又厚又密,对 着我心仪的男人,我心里是快乐的,我希望我能给他洗去疲惫,他靠着我,居然 一会儿睡着了,我想他是太累了,我不敢动,生怕惊醒了他。
 
  可也许是他职业的原因,他只睡了大约十分钟,醒来后他说好抱歉,我拍拍 他的头说:“别动,我还没洗完呢!”时间过得很快,我很佩服爱因斯坦的相论, 真的,跟他在一起的时间比起我在机关一杯茶一张报纸的时间不知快了多少。 
  他家冰箱里除了蛋什么菜也没有,我帮他烧好饭,炖了个蛋,摘下围裙递给 他。
 
  “小莉”,他竟唤起了我的小名:“我送你回家吧。”
 
  “好吧,我也该回家了。”我的心突然一下子空荡荡的。
 
  我看得出来他眼里是满满的依恋,他什么话也不说,我反而感到心慌慌的。 强烈的失落感使我感觉心酸,为了不让他看见我眼中噙着的泪水,我背过身去门 口换鞋。
 
  他跟着过来,要为我开门,我猛地一转身,恰好使他正欲开门的手碰到了我 的胸,他如遭电击般地后退了一步。
 
  足足十秒,我们四目相对,下一瞬间,我们不约而同紧紧搂到一起。他不停 地吻我,先是嘴然后是脖颈。我顺着他的汗衫抚着他肩膀和头发,他隔着我的裙 子摸着我的臀部与大腿。
 
  “你今天特别漂亮。”
 
  “为什么?”
 
  “粉色的衬衫,白色的裙子,好像?”
 
  “粉色的衬衫,白色的裙子,好像一朵美丽的百合。”
 
  “把手伸到我的裙子里吧。”我在他耳边呢喃,声音轻柔而坚定。他迟疑了 一下,伸了进去。窄窄的一步裙里,我感觉到他发抖的手,从大腿内侧到女人最 隐秘的地方。
 
  突然,他的呼机响了,这是我不愿听到的,我真的愿意对这个男人付出哪怕 是一生一世的温存和怜爱,可是他回了个电话后,神色严峻起来,他对我说: “我有紧急任务,对不起,我要走了!”“没事”,我整了整衣裙和头发,同他 一起下了楼。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泪水再一次模糊我的双眼。
 
                (五)
 
  一个星期后的星期六,凯文要去北京进修了,儿子前几天就嚷嚷着也要跟着 去,一早,我就张罗着送他们父子去机场。
 
  下午一个人回到家后,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到卫生间泡了个澡,起身拭水时, 我呆呆地望着自己在落地镜中的裸体,按捺不住见张炜一面的渴望。
 
  打了他的传呼,电话中我谎称我有急事请他无论如何要到我家里来一趟。他 肯定以为我碰到了麻烦,说他马上就会过来。我到衣柜中迅速地找出上周的到他 家穿的那套衣服:一件收腰的淡粉色衬衫和一条及膝的乳白色一步裙。换上衣服 后,我跑到镜前看了看自己,真的好像一朵百合花。
 
  二十分钟后,他气喘吁吁地按响了我家的门铃。
 
  他进门后马上就关切地问我究竟怎么啦?我看着他,才一个多星期,他就消 廋了很多。
 
  我带着他进了我的卧室,轻轻关上房门。转身看着日思夜想的人,我扑入他 怀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我哽咽着说我什么事也没有,只是想他。
 
  他推开我说:“小莉,你不要这样,我今晚还有任务,我得回去了,也许你 我注定是没有缘份的。”
 
  我抓住他的手说:“不是这样的,你知道你的小百合有多想你吗?”
 
  他定定地看着我,旋即紧紧地抱住我,吻我的额头,吻我的眼睛,吻我的唇。 上周的一幕注定不能就那样草草地结束,我再次感觉到来自裙下的柔情,他的手 变得坚定,游走在我的腿间与下体。“小百合,我也好想你,我好爱你。” 
  我感受到了他的冲动,硬硬地顶在我的小腹上,让我心醉。
 
  “我要你用行动来证明”,我把头发向后甩了一下:“让你的小百合为你绽 放吧。”
 
  “恩,我要看绽放的小百合”,他的手开始解我衣裙的扣子,一颗一颗,很 快但很温柔,粉色的衬衣沿着幽深的乳沟分开,遮在胸前;乳色的窄裙顺着修长 的双腿下滑,落在地上。
 
  我羞涩地拉起他的汗衫,解开他的皮带;宽阔的胸膛上布满矫健的肌肉,紧 身的内裤下支起一个顽强的帐篷,看的我一阵意乱神迷。
 
  他从我的双臂间将我起伏的乳房俘获,隔着文胸搓揉。“扣子就在这里”, 我像个言传身教的老师,拉过他的手,引导到我背后。他有点笨手笨脚,不过还 是打开了我的文胸,肩带连同衬衣被一起拉下,我的乳房骄傲地挺立在他面前。 
  “你的小百合好看吗?”
 
  “小莉,我的小百合,我要爱死你!”他的双手突然各捉住我的一个乳头, 重重地揉捏。“哦~”,看着自己柔嫩的乳房在他的手下变形,我不由自主地唤 出了声,下面完全湿了。
 
  “阿炜,我已经上环了,今天?”
 
  “阿炜,我已经上环了,今天好好采撷你的小百合吧。”
 
  “恩”,他一下把我抱起,放到了床上。我舒展开自己,迎接着他压上来的 身体,等着他用肢体告诉我他爱我。
 
  我们深深的吻在一起,舌缠绕着。
 
  他在我的身上游走,右手沿着脊背的凹陷到达我的腰迹,左手则从腋下滑向 我的胸前,来回感受着一个成熟女人隆起的双峰。
 
  我在他的身下轻轻摩挲他的背与头发,眼中满是朦胧,像有一层雾,嘴里发 出低沉、颤抖的呻吟。
 
  他用嘴含住我一个乳房,吮吸,用牙齿轻咬乳头,一种哺乳的感觉让我如痴 如醉。渐渐地,他吻遍我的乳房与小腹……
 
  当他的双手停留在我腰迹时,我有如灵犀般地微微抬臀,让这最后的遮挡被 他拉去。他那黑黝黝的家伙也终于从“帐篷”中弹出,是那么粗壮,向我示威般 挺立。
 
  “好美的百合”,他紧紧地抱着我,疯狂地吻着。
 
  “哦~嗯~”我搂着他,浑身轻轻扭动着,散发着一种奇异的热,飘香的发 丝凌乱地散落在肩头,双腿情不自禁地分开,夹住他的腰,紧紧贴在他身上。 
  “进来吧”,我的心已经滚烫滚烫:“来采撷你的小百合。”
 
  一阵酸酸胀胀的感觉从我?一阵酸酸胀胀的感觉从我腹下袭来,第一次被凯 文以外的男人侵袭,伴随的是下体被撑开时的那份愉悦。
 
  这一刻,我爱的男人进入了我体内,世界被我们关在了门外……
 
  整整一个下午,我们都在缠绵在细语在静听对方的呼吸和心跳,他一直在对 我重复着一句话:“我终于快乐了,小百合,你是我的女人!自从见到你,我一 直在想着你”我感到眼前的张炜不是人们心中钢铁般的男人,而是一艘远行归来 累极了的船,暂时找到了泊靠的岸,这个男人是我唯一主动想要而他又真正给了 我做为一个女人的快乐,夜来临的时候,我感% . 夜来临的时候,我感到我一生 中所有的花都在徐徐开放,是那么的绚烂、生动,有着无以伦比的美丽。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呼机又响了,我知道那是他该离开的信号。他对我说: “对不起,我又要走了!”他象对他妻子般拉了下我的手还没等我说什么很快就 走了。
 
  这个夜晚,夜雨敲窗,我在床上辗转反侧,对于凯文我也有内疚,可更多的 是细细地回味着和张炜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这个男人比起我少年时的迷恋来更让 我梦牵魂绕,他是生动的、柔情的、优秀的甚至于是有点疲惫的,如果说他原来 在我心里生下了根,那么现在根上已枝繁叶茂,这也许就是我前世今生的缘份, 我无法躲开。
 
                (六)
 
  不眠的一夜过去了,下了一夜的雨终于停了,也许是没有休息好的缘故,我 的心突突地跳得很乱,不知为什么,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上班后,看着同事们都围在一起,议论纷纷,一片混乱嘈杂,小施迎上来对 我说:“陈莉,你知道吗?张炜牺牲了!”
 
  听着这句仿佛天语的话,我只觉得天旋地转,我急忙扶住办公桌,这时我才 知道,他昨晚的紧急任务是和全队人员突击一贩毒团伙,在一番火拼中,一个犯 罪份子敌不过他就狗急跳墙拉响了预先准备好的弹药,他就这样变成了不省人事, 贩毒团伙最终落网了,他却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在人们叹息崇仰中,他更加被各种传媒争相报道,他的妻子也因此被他的组 织上格外照顾,可我知道她内心的悲伤是无人能及的。此后很长一段时间的日日 夜夜,我都在混混噩噩中度过,我不明白上天让我与他相识相惜,我甚至还没想 过我和他今后会走向何方,而我们永无再见之日,那段热情的火焰燃过,他变成 了一缕轻烟,在天国的深处啃噬我虚弱的灵魂,我情何以堪?
 
  当这个城市很少再有人提起张炜时,我却常常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忧伤且固 执地思念着他,没有人知道,我的感情曾经游离出婚姻,我想这会是我一生唯一 的一次婚外恋,因为爱是不能忘记的。也许从此,我生命中关于爱情的所有想念 和渴望,都如他温暖的鼻息般不复存在,而那夜花开的激情过后,我居然对周遭 四季错落的花朵漠漠的,再也没有了感觉。
 
[ 本帖最后由 寒江独翁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flemingxxx金币 +10辛苦啦!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7-12-16更新.